十月酋长

又听起了苏打绿的歌,记得在刚上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在用那种没有屏幕的mp3在课间听苏打绿的歌,听的小心翼翼,却又觉得自在,如今再听起这首歌……感慨良多……

有点好看(ps:苹果不够脆)

早就准备好手帐排版的我,咦,好丑哦

看人类星球的中途看到了这段,关于鲨鱼召唤仪式的,如果鲨鱼都没了,那召唤鲨鱼的人同时也应要消失了

回忆鲁迅先生,专门用笔蘸了鲁迅的墨写的,比灌在笔里的墨实际要淡些。

完了,又想入相机,又想入新的墨水和钢笔,还想学一下毛笔字,贫困使我恐惧,怕是要卖肾。

这首歌还真的是一首较欢乐的哥,梅姑的这首梦伴还真是体现了她的洒脱。第一次听这首歌是郭富城的演唱会的视频上,很有张力很带感,也很逗比,当时觉得虽然好听但改编的过分了,直到听到了原唱,才发现真的是一首如此逗比的歌,而且郭富城曾和梅姑一起唱过这首歌,还忘词了,梅姑告诉的词。在梅姑的思念10年里的真心全场最佳,真的觉得他是个很好很认真的后辈了。

自调的色,喜欢。

试色的话就不调色了,坛水的丑一点也不丑,月桂非常之美好,私心多照了几张。